作为一名基层法院的民事法官,我在工作中见多了世事沧桑、人情冷暖。每每调处案件,均怀着“一言撼人心,一判定乾坤”的责任使命感。尤其需慎重的,是涉及身份关系变更的家事纠纷。

  男女登记结为夫妻,是为婚姻;父母登记养育稚子,是为收养。无论婚姻还是收养,都是一份法定的契约,一份心底的责任。

  对亲情的渴望、对家庭的眷恋,让世间原无血缘关系的人联结为一个家庭。最初共同建立诸多甜蜜温暖的回忆,而后经历世情变故,卷入经济矛盾,便成了另一副模样,促使一方起诉要求解除彼此间的身份关系。

  当事人走进法院时,还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家庭成员。待诉讼终了,尘埃落定,便已分道扬镳,背靠背走上各自之路——虽有种种前尘缘由,这并不是我们喜闻乐见的结局。

  原告席上的父亲已是古稀老人,母亲亦年逾花甲,两人均脸色沉重。而作为被告的女儿极其年轻,是个刚满20岁的“00后”姑娘,圆圆的面孔上稚气未脱,走进法庭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畏惧。

  原告陈某夫妇起诉称,两人婚后多年未生育,收养了年仅2岁的弃婴小陈,含辛茹苦将女儿抚养长大,而小陈放弃学业,离家出走,与社会闲散人员厮混,还编造谎言骗走了父母的多年积蓄160余万元。养女的种种行为严重扰乱原告的生活秩序,让原告辛苦付之一炬,身心遭受极大痛苦。现原告已不奢求此女报答养育之恩,只望平静度日,故要求解除原、被告间的收养关系,日后不复往来。

  被告小陈辩称,她从父母处拿走的钱款用于投资,经营失败后欠了社会上一些朋友的钱,现在与债权人“姐姐”住在一起,在债务了结前不方便回家,希望父母不要解除收养关系。

  我经手过不少解除收养关系案件,无一例外是养父母向法院提出申请,其理由大都是父母年迈体弱,需要正值盛年的子女反哺尽孝,但养子女拒绝履行赡养义务,轻则不闻不问,重则苛待老人,以致老人心灰意冷,决意解除拟制的父母子女关系。

  在针对成年子女提起的解除收养关系纠纷中,法官更倾向于保障老年人的权益。由于养父母已尽抚养义务,享有受赡养的权利。如果养父母自愿放弃主张养子女赡养的权利,又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,有旁系晚辈帮忙照顾,晚年生活有保障,则法官一般会尊重老年人的选择。

  站在这对老年父母的立场上,与不孝女儿解除收养关系后,可以牢牢守住家里已不丰厚的钱袋子,名正言顺地将那些上门索债的陌生人拒之门外,老夫妻俩携手相伴,共度余生那一段平静却空虚的晚年生活。

  但对被告席上那个年轻姑娘而言,刚满20岁便失去那个可以容身的家,究竟意味着什么?再没有人像父母那样为她遮风挡雨,每天默默点亮家门前的灯,女孩或许将踏上一条渺无方向的道路,如同无根的浮萍在社会泥潭里沉浮。况且,她的背后还有虎视眈眈的债权人,不明来意的社会“朋友”。

  一旦判令原、被告解除收养关系,不仅是在小家庭里断绝了父母子女间的亲缘联系,更有可能就此埋下一颗危险的种子,给社会增加不稳定的因素。

  父亲坐在席上沉默不语,但他会在庭审间隙偷偷地拭眼泪。母亲唠唠叨叨地数落女儿的种种忤逆不孝,愤懑言辞中却掩不住对女儿的担忧:“她天天夜不归宿,我也跟着天天睡不好、吃不下,谁晓得她在外面会遇到些什么事情呀……”

  于是我读懂了,在起诉状上看似斩钉截铁的诉请和洋洋洒洒的理由之外,在原告心底,仍然藏着与大多数父母一般的慈爱与牵挂。

  给原告分析其一念之差可能对女孩将来前程造成的影响,给被告分析其行差踏错给父母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打击。在当事人若有所思之际,再适时帮助他们回忆多年前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,建议双方换位思考,珍惜成为父母子女的缘分,给彼此一个机会。

  养女小陈眼含热泪,当庭写下保证书,承诺今后遵纪守法,努力找工作,与父母坦诚相待,及时沟通,好好生活与工作,好好对待并照顾父母。

  陈某夫妇叹息着,终于接受了女儿的恳求,同意向法院撤回起诉,附加条件是设置半年的考验期,考察其是否真心悔改。对此,小陈充满感激地答应了。

  看得出,这女孩心里还藏了一些事,但出于种种顾虑,她不敢明言。于是我们建议小陈尽快向父母坦白负债情况,三人共同至法律援助中心向专业人士寻求帮助,以尽快解决合法债务问题。

  一起民事纠纷的案结事了,不仅是审判管理系统里跳动的数据,承办法官在长长存案列表上划去的一行,更是关系到一个公民的未来,一个家庭的安稳,甚至将来社会里可能荡起的那一丝波澜。

  为此,法官当尽可能解读当事人诉辩称之外的真实想法,思考时比当事人想得更深,调解时比当事人说得更远。

  比如在这起案件中,父母想的是眼前的财产损失和他人上门索债的风险,女儿想的是对家人的依赖和不舍。而在当事人权衡的经济利益和感情纠葛之外,我们还要评估这个家庭破裂后对各方面的影响,探究空巢老人日后的养老问题、孤身少女将来的发展趋势。

  在此基础上,为日益疏远的父母子女挽回亲情,还这个家庭一个圆满,给社会添一份和谐。法官重在依法断案,却也以情动人、以理息讼。